圣埃蒂安国际设计双年展预热展开幕下届主宾国中国

,届时,全世界杰出设计作品将汇聚到一起,展示当代设计领域具有创新意识和文化个性的作品。

在国际上,“圣埃蒂安国际设计双年展”与“美国国家设计三年展”、“米兰设计周”、“伦敦设计节”齐名。值得一提的是,明年双年展主宾国为中国,主展场有一半空间将作为中国设计作品的展区,向世界中国设计的力量。

作为双年展的预热活动,法国圣埃蒂安现当代美术博物馆,于近日向公众推出名为“设计与精彩:关于装饰的本质”的特别展览项目。展览聚焦于装饰与设计、自然与科技的关系,为公众汇集了超过一百件各类展品,从天然材质到3D打印,从小型实用设计到大型观念装置,呈现了工业设计的当代样貌。展期持续至明年4月21日。

在法国,圣埃蒂安已经成为了“艺术与设计”的同义词,它是第一座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设计创造之城”称号的法国城市。其中,坐落于城市一隅的“圣埃蒂安现当代艺术博物馆”,以超过两万件现当代艺术馆藏品稳坐它在法国当代艺术界的重要地位。

2018-2019展季,是该馆创办三十周年纪念季。从创办伊始就陪伴博物馆至今的文物总监马丁娜·丹谢-慕烈(Dancer-Mours)女士,是这个特别展季的联合策展人之一。

她与中国也有特别的渊源。2017年5月,由她策展的“从莫奈到苏拉热——西方现代绘画之路(1805-1975)”曾到访中国,先后展示于清华大学艺术馆、成都市博物馆和武汉美术馆,迎来观众近百万。

作为三十周年纪念展季的重头戏,由她联合蓬皮杜工业设计中心负责人玛丽-安姬·布莱耶女士共同策展的“设计与精彩:关于装饰的本质”已于本月初在博物馆主展厅开始接待公众参观。

据悉,本次展览在展示圣埃蒂安自有馆藏品的同时,向蓬皮杜艺术中心以及法国数码与文化产品零售公司Fnac借入近百件出自世界各地艺术家之手的工业设计作品。从自然标本到三维打印,从日用家具到观念艺术,试图与观者一同讨论:自然与诗意,是如何进入我们日常物件的设计之中的?

三十余年的美术馆工作经历,让丹谢-慕烈在策划展览时独具眼光。展览使用了一种全新的讲述方式,它以装饰艺术的发展为中心,以新颖视角重述当代工业设计发展脉络,其中,“科技与大自然结合”的思路非常清晰,展品大多取自天然材料。

一进展厅大门,迎面而来的就是本雅曼·格兰多至设计的极简主义长椅《倒下的树》。在这件作品中,格兰多至使用了一块精细切割的橡木板作为椅面,一端以玻璃作支撑腿,另一端则以原生形态的树枝作为延伸。设计师在这件作品中,既捕捉保留了木头之中如雕塑作品般的自然本质,又兼顾了作品的实用性,使其成为工业技术、装饰工艺与自然哲学的良好结合。

我们还在展厅里看见了荷兰设计师马塞尔·万德斯设计的“BonBon椅”,通过复杂的工艺与精确的计算,万德斯以编织绳结的方式为这把椅子塑造了外形。随后,他使用树脂和贵金属将其定型与加固,最终完成这件惊艳的设计作品。

回顾工业设计的发展史,我们始终绕不开“包豪斯”曾经留下的重要影响。1919年3月,著名的《包豪斯宣言》随着国立包豪斯学校的开办在德国城市魏玛公开发表,向世界发出了现代设计教育的最初呐喊:“艺术家与工匠之间并没有根本的不同每一位艺术家都首先必须具备手工艺的基础。正是在工艺技巧中,蕴涵着创造力最初的源泉。”

2019年,将是《包豪斯宣言》发表一百周年。百年间,由包豪斯学校引领的思潮主张抹去艺术、工艺与工业之间的界线,在全世界范围内深刻地影响了现代建筑设计与工业设计的发展,同时促进了现代设计教育的理念与实践的进步。

丹谢-慕烈在接受南都记者专访时表示,自包豪斯创办一百年来,整个西方文明的样貌已经被完全改变了,因此要研究工业设计在这百年间的变化是比较复杂的。虽然包豪斯学派至今仍然是一项必须学习研究的内容,但设计师们本身才是这一百年来工业设计最直观的转变体现。

丹谢-慕烈:这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我觉得一个好的设计是色彩与形状的良好结合,而“出色”的概念则是藏在“艺术”深处的,它是一种“美”。在某种程度上,一件“出色的设计”是与“功能主义设计”的概念相对立的,在今天,我们可以看到越来越多的设计师仍然不断试着在设计中使用丰富的色彩与形状,这就是我想说的“出色”。

丹谢-慕烈:在一开始,工业设计就对艺术领域施加了极大的影响。如果你们几个月之前来的话,就有机会在这里看到一个展览,看看夏洛特·贝莉安(现代主义早期中最有影响力的法国家具设计师之一,勒·柯布西耶的合作艺术家)的作品是如何受到飞机的机械构造影响的。我认为工业设计和艺术之间是有联系的,其中,往往是工业社会的发展具有影响艺术领域的能力,另外,还有更为复杂的,如绳结一般的关系。就当下而言,艺术与工业设计的关系就体现在处理和转化材料的新形式上。

丹谢-慕烈:实际上,有不少作品已经产品化并且投放市场了。比如说我们刚才在展览里看到的格兰多至和万德斯的椅子,都已经被市场化了。与此同时,展览中的很多展品实际上只是样品,但其中一些样品的命运也正迎来转机。比如说,在它们被蓬皮杜现代艺术博物馆的工业设计中心取得后,曾经的样品就有机会被生产出来,被真正摆上桌面,它们的功能也被真正实现,价格大大降低,也因此受到做设计生意的人青睐。如你所见,工业设计正是这样游走在出众的外表和深入人心的东西之间。

南都:“设计与精彩”在未来有可能像“从莫奈到苏拉热”一样来到中国和大家见面吗?

丹谢-慕烈:为什么不呢?但如果真的要带一个展到中国去办的话,那可不一定是这个,另做一个更加能够见证中国创造力发展的展览可能会更合适。我想,那会是一个介绍中国设计师,展示中国设计展品的展览。我们过去没能做一个这样的展,是因为中国和法国之间的距离实在是太遥远了,但是我仍然觉得这样的展览会特别有意思。我们到时候看看能不能通过设计双年展来实现吧!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wzhoude.com/,梅斯队

Leave A Comment